首頁 淘寶店鋪香港集運不能下單 教育 論壇 專題 健康 旅遊 麗水視界 《麗水日報》 《處州晚報》
◎ 當前位置: 首頁 >  淘寶店鋪香港集運不能下單中心 > 時政  正文

一段改革歷程|改革賦能促成“八年之變”

麗水網 - 來源: 麗水日報   發佈時間:2020-11-19 08:29
編輯:馬麗飛 | 責任編輯:葉捷

  “3萬元,5萬元,10萬元……”小小一本賬簿,清楚記錄着自2013年起,景寧菇農徐根養通過“政銀保”這一農村金融改革項目貸到的5筆款項。

  貸了還,還完再貸,銀行的貸款額度逐年增加,老徐的香菇事業也越做越大,摘掉了“貧困帽”的一家人,日子越過越紅火。

  徐根養的脱貧致富故事,聽起來簡單而線性。但實際上,支撐起這個故事的扶貧攻堅探索,遠比故事表面所呈現的複雜且深刻。

  這八年,正是麗水全面深化扶貧改革、促進低收入農户增收的八年。

  自2013年1月扶貧改革試驗區獲批以來,麗水全面推進產業扶貧、搬遷扶貧和社會扶貧三大體制,包含創新金融扶貧體制等在內的12個專題,涉及41項內容的改革和創新。

  改革賦能,變資源為資本,敲開的是麗水低收入農户奔小康的幸福之門。據統計,到2019年,全市低收入農户人數從2013年的26萬户62萬人減少到7.2萬户13.1萬人,他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了10732元,同比增長14.5%,增速連續四年居全省首位。

  “扶貧政策改變了低收入農户的命運”

  翻過一道又一道山坳,一個海拔1000多米、四面環山的寧靜小村落——景寧畲族自治縣大地鄉馱垟村漸漸出現在眼前。

  徐根養的老家,就在這裏。他們一家,曾是村裏有名的低收入户。

  “以前全家守着三四畝田種稻,一年到頭忙農活,只夠填飽肚子。”在徐根養眼中,與世隔絕的田園生活並不美好,而是與貧窮、落後和閉塞掛鈎,“父母需要照顧,孩子們又要讀書,日子過得捉襟見肘。”

  為了改善生活,2010年,徐根養向親友借錢搭起了簡易香菇棚,沒想到次年遭遇颱風,隔年又遇上雪災,夫妻倆不得不四處舉債重整旗鼓,“就連買麥麩之類的原料,都得賒賬。”

  那些年,四處奔波借錢種香菇,幾乎成了徐根養夫妻倆每年的“必修課”。“但借能借到幾個錢?做大產業是不可能的,幾千段菌棒的規模,也就維持個温飽。”就在徐根養一籌莫展之際,新出台的扶貧政策讓一家人燃起了希望。

  2011年起,景寧藉助農村金融改革和麗水國家級扶貧改革試驗區的東風,在全國首創“銀行貸款、政府貼息、保險投保”的“政銀保”小額扶貧貸款模式,實行由政府為低收入農户提供貸款貼息併購買貸款保險、涉農金融機構憑保單向低收入農户放貸的新機制,實現了農村扶貧由“輸血”向“造血”的轉變。2013年開始,景寧開始對全縣低收入農户進行摸底排查,為發展產業有資金需求的低收入農户提供金融服務。

  “一聽説這個政策,我馬上向銀行申請,很快拿到了3萬元貸款。”“政銀保”小額扶貧貸款給徐根養家帶來的改變立竿見影,當年他家的香菇銷售額就翻了一倍,此後隨着貸款額度的逐年增加,一家人的香菇產業越做越大,如今年收入已逾10萬元,成功擺脱了靠天吃飯的命運。

  “發展產業致富,是一個有資金門檻的選擇,很容易將老徐這樣的低收入農户攔在門外。”景寧畲族自治縣農業農村局扶貧服務中心主任姚莉告訴記者,“政銀保”項目實施以來,和老徐一樣獲得創業貸款的低收入農户多達16156人次,共發放貸款8.31億元。

  “政銀保”小額扶貧貸款模式,只是麗水創新金融扶貧改革的一個縮影。據瞭解,全市涉農貸款餘額佔全部貸款比重常年保持在50%左右。據中國人民大學評估,麗水市農户貸款滿足率達到32.2%,高出全省3.1個百分點,高出全國23.6個百分點,高出發達國家平均水平19.1個百分點。

  “進城安居,脱貧致富的心願實現了”

  讓姚莉印象深刻的是,在約定還款期內最早還錢的,總是老徐這樣的低收入户。他們珍惜這樣微小的信譽和機會,也正是靠着這主動向上的勁頭,目前“政銀保”項目的貸款不良率、保險理賠均為零。

  而在政策層面,老徐們也因此獲得了更加温情的迴應——雖然已經成功脱貧,但為了防止脱貧後出現返貧現象,老徐至今仍能享受“政銀保”的各項優惠。

  不再為錢的事發愁之後,徐根養開始琢磨着如何在實現“規模化”的同時達到“標準化”。

  這幾天,徐根養夫妻倆一直在菇棚裏忙着用通氣機給菌棒通氣。這台設備,是老徐拿到第一筆貸款後置辦的第一台機器。

  一根菌棒得留幾十個氣口,過去全靠手工一個個扎。老徐説,貸款到位後,他馬上花2000多元買了通氣機,“只要按下按鈕,幾秒就能完成通氣工序,生產效率提高了十幾倍。”

  即便是如此初級的“工業化生產”,也讓老徐感受到了技術的力量,也因此第一次動了“進城”的念頭。

  2015年,手頭有了些積蓄的老徐一家從偏遠的大地鄉搬到了縣城鶴溪街道浮丘村。“進了城,大兒子讀高中,小兒子讀小學,他們今後可不能再受窮了。”對徐根養來説,進城帶來的最重要價值,是讓孩子獲得更好的教育資源,而教育,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最有效方式。

  如何讓搬進城的“老徐們”融入城市生活?首先需要建立一張從上到下、覆蓋全市的扶貧網絡,進而摸索出一整套行之有效的方法論,以及嚴密的責權體系。

  “麗水在扶貧改革中不斷探索,在户籍、金融、教育、醫療、產權等方方面面進行改革創新,走出了一條‘創新異地搬遷方式、化農民為市民,深化產權制度改革、化固產為動產,創新農村金融服務、化資源為資本,構建大扶貧格局、化分力為聚力’的脱貧減貧之路。”麗水市農業農村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八年來,麗水持續推進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林權、水利產權、集體土地房屋產權、宅基地流轉經營權改革,基本實現農村產權全部可抵押,並完成了全部2725個行政村的股份制改革,建立了現代農村產權制度和城鄉統籌的產權流轉交易市場。

  據統計,2019年底,全市林權、農房、土地抵押貸款餘額分別為66.1億元、56.5億元、9.8億元,市、縣、鄉三級聯網的農村產權流轉交易平台累計完成線上公開交易近290宗、成交金額超4億元。

  “進城不是終點,是美好生活的開始”

  如今,徐根養建起了三個佔地2000多平方米的菇棚,年產菌棒5萬多段,“我打算花2萬元把做菌棒的機器也買了,日產量能達到6000段。”

  “徐根養是馱垟村較早受益於金融扶貧政策的低收入農户。通過農村金融改革,讓低收入農户享受免息免擔保貸款,不僅解決了他們的啓動資金難題,還能讓率先脱貧的農户對周圍的人形成示範效應。”馱垟村駐村幹部柳成傑告訴記者,今年他在走訪時發現,村裏不少低收入農户以老徐為榜樣,貸款創業併成功脱貧。

  “除了創新農村金融政策為低收入農户解決產業發展的資金需求外,我們還鼓勵和扶持家庭農場、合作社,依託‘景寧600’品牌發展高山蔬菜、高山稻米、土蜂蜜、畜禽和中藥材等,帶動低收入農户和廣大農户共同增收。”據大地鄉扶貧服務中心副主任劉文海介紹,目前當地已發展高山種植基地近1600畝,加上土蜂、禽畜養殖,預計可為留守羣眾增收400多萬元。

  “景寧600”生態產品區域公共品牌的創建,正是麗水在扶貧改革探索中,創新“品牌扶貧”的成功嘗試之一。

  品牌農產品的市場體系是如何搭建的,像老徐這樣的農户並不完全清楚,但他們清楚的是,只要按照規範標準發展種養業,就不再會遭遇靠天吃飯年代常見的虧本風險。

  如今,“景寧600”接連開闢“山海協作飛櫃聯盟”“郵樂購”、直播帶貨等銷售渠道解決低收入農户的銷售難題,全年銷售額6.1億元,平均溢價率35%,直接帶動1138户低收入農户户均增收3000元以上。

  一張藍圖繪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幹。通過全市上下的共同努力,麗水取得了脱貧攻堅戰的圓滿勝利,九個縣(市、區)全部摘掉“欠發達”的帽子,集體經濟薄弱村和農村家庭年人均收入8000元以下現象實現“雙清零”,農民收入和低收入農户收入增幅分別連續11年、連續4年位居全省第一……

  這份來之不易的成績單,是麗水扶貧改革試驗不斷創新的成果。在脱貧攻堅之路上,越來越多的“老徐”,正在綠水青山間綻放出幸福的笑顏。

  來源:麗水日報 記者 沈雋 通訊員 張靚 

 

如遇侵權問題,請及時聯繫(電話:0578-2127345),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