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淘寶店鋪香港集運不能下單 教育 論壇 專題 健康 旅遊 麗水視界 《麗水日報》 《處州晚報》
◎ 當前位置: 首頁 >  淘寶店鋪香港集運不能下單中心 > 時政  正文

一次身份變革|“大搬快聚”決戰脱貧攻堅

麗水網 - 來源: 麗水日報   發佈時間:2020-11-19 08:24
編輯:馬麗飛 | 責任編輯:葉捷

  山高谷深、溝壑縱橫的居住環境,在過去長期的歲月裏困住了麗水的農民。

  縱有良田美池桑竹,但外面的世界早已並非魏晉。交通落後、信息閉塞與基礎設施薄弱,成為高山遠村深陷貧困的主要原因,而對散居於山水間的農民而言,生活在岌岌可危的黃泥房裏,也並不詩意。

  改變,始於2000年。

  當時,麗水以“挖窮根、促集聚、保生態”為目標,開始有序引導山區農民搬遷至基礎設施較好、產業相對發達的中心村、中心鎮和縣城,以破解“一方水土養活不了一方人”的困局。

  從異地搬遷、大搬快治到“大搬快聚富民安居”工程,麗水決戰脱貧攻堅的各方力量不斷集結與升級。

  截至今年10月,全市已實現農民異地搬遷13.18萬户44.67萬人,這些“散居的農民”得以擺脱貧窮的命運,變身“集聚的市民”從此安居樂業。

  走出大山 異地搬遷迎來嶄新的生活

  位於雲和縣西南部的官山自然村,是梅氏家族祖祖輩輩生活的地方。

  在這個距縣城60公里的偏遠村莊,低保户梅根水夫妻倆曾經歷深重的無望——一對兒女精神、智力殘疾,困在深山裏的一家人一貧如洗。

  “做夢也沒想到能變成城裏人,拿上穩定的工資。”得益於“大搬快聚富民安居”工程,去年底,梅家人走出山門,在大坪社區雲甬小區有了新家。

  大坪社區成立於2015年10月,是雲和縣“大搬快聚富民安居”工程的集中安置點之一。自2001年實施“小縣大城”發展戰略以來,雲和縣先後建起48個異地搬遷安置小區(點),其中5個建在縣城,累計安置3.5萬餘人。

  但居住環境的改善,還不能解決核心的貧困問題。如何讓搬離土地的村民既搬得走、也能安心留得下?最重要的改變來自生產方式。

  現在,種了大半輩子地的梅根水,已經換了一種截然不同的生活節奏。每天早上,他都會騎着電瓶車,到距家2.5公里的楊柳河工業園區“上班”,靠加工木製玩具拿“薪水”。在小區鄰近的西坑邊村,夫妻倆租了大棚種香菇,每個月還能多掙2000元。

  梅根水並非特殊的幸運者。

  2013年1月,國務院扶貧辦在麗水設立扶貧改革試驗區,雲和縣被確定為先行縣。為推動進城農民脱貧致富,雲和縣形成了“木玩產業、新老三寶相結合”的格局。作為勞動密集型產業,單是全縣1000多家木玩企業,就為下山農民提供了3萬多個就業崗位。

  梅根水一家的故事,因為可複製而隨處可見。目前在雲和,近40%的農民下山轉移、70%的農村勞動力向二三產業轉移、80%的人口集中在縣城居住、93.4%的學生集中在縣城就讀。

  雲和的扶貧攻堅歷程,只是麗水通過異地搬遷幫助低收入農户擺脱貧困的一個縮影。“從2000年‘異地搬遷’,到2013年成為首批‘國家級扶貧改革試驗區’,再到‘大搬快聚富民安居’工程全面實施,麗水逐步走出了一條脱貧攻堅創新之路。”市“大搬快聚富民安居”工程指揮部辦公室主任黃力量説。

  因地制宜 制度設計推進精準扶貧

  隨着異地搬遷工作的深入推進,一個深刻的理論課題也在實踐中被不斷總結、提升。

  黃力量清楚地記得,2018年9月,麗水市政府出台指導意見,要求“大搬快聚富民安居”工程立足本區域經濟發展實際。“這意味着,要在異地搬遷工作中,充分利用不同地區的資源優勢、產業優勢等,因地制宜促搬遷,為低收入羣體同步謀劃好可持續的生活與生存環境。”

  這份指導意見,也明確了麗水在今後5年將以更大決心、更大力度、更大範圍、更大規模實施“大搬快聚富民安居”工程。

  從第二年開始,“異地搬遷”成為了“大搬快聚富民安居”工程的有機組成。名稱之變,彰顯了麗水堅持“搬得出、穩得住、富得起”的初心,和以更大力度引導農民羣眾,尤其是低收入農户下山脱貧、增收致富的決心。

  龍泉市小梅鎮半邊月村,是一個以種植水稻和食用菌、加工竹木製品為主要經濟來源的傳統農耕村落,因產業沒落人員外流,一度淪為“空殼村”“貧困村”。2019年,龍泉市在半邊月村的際裏、平坦、毛斷3個自然村啓動“大搬快聚富民安居”工程,將搬遷村民安置到了中心村。

  村民搬遷了,村集體經濟如何發展?擁有14559畝山林、832畝耕地的半邊月村,在村民搬遷後因地制宜發展規模化種植,村集體流轉村民閒置的土地成立股份經濟合作社,引進種植了280餘畝水蜜桃、480餘畝綠色無公害水稻。

  為了幫助更多村民脱貧致富,龍泉將農民專業合作社、家庭農場、農村電商等新型經營主體納入扶持對象,引導其通過生產資料流轉、入股分紅等模式與低收入農户建立利益聯結機制。此外,還在搬遷下山的低收入農户中開展“菜單式”產業幫扶,對從事竹木撫育、家禽養殖的農户發放現金補助,有固定工作的低收入户,每個月還能領到相當於工資收入10%的“特殊津貼”。

  村莊的發展風生水起,新興工業區也不甘落後。

  最近,小梅鎮牽頭建起了青溪竹木加工小微企業園。“我們和大窯、駱莊、鄭邊等6個村攏指成拳建起這個企業園,在加快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的同時擴大就業,讓更多搬遷農户,特別是低收入農户脱貧致富。”半邊月村黨支部書記童家統告訴記者,企業園已與慶元雙槍竹木有限公司簽訂了承租合作意向書,“企業會針對當地竹木加工特點設置合適的崗位。”

  創新施策 積累生動的“麗水經驗”

  實施異地搬遷,既實現搬遷羣眾的空間轉移,又因地制宜着力構建貧困地區造血功能,激發異地搬遷低收入羣體的內生動力,以更高質量推進脱貧攻堅——在麗水,“搬得下、穩得久、富得快”的目標正成為現實。

  “在這個過程中,針對低收入羣體的實際情況制定兜底政策和配套工作非常關鍵。”在黃力量看來,脱貧攻堅既要注重因地制宜,也要做到精準施策。為此,全市各地紛紛創新探索,積累了生動的“麗水經驗”。

  景寧的“零成本”搬遷便留下了鮮明一筆。在異地搬遷工作中,景寧對搬遷羣眾分類引導、分層安置,打造鄉鎮公寓“零成本”搬遷模式。2011年,澄照創業園人口集聚平台投入建設,建設過程中,依據羣眾經濟能力分類設置多種户型以供選擇,避免羣眾因建房負擔而“越扶越貧”。

  以一户2人的低收入農户為例,選擇90平方米的公寓户型,自建成本約9萬元,而補助款則達到了8.6萬元,建房成本與安置補助基本持平。

  此外,景寧還在統一規劃建設的幾個大型鄉鎮安置小區建設廉租房,供無能力建房的搬遷户租住。據統計,沙灣、大均、鸕鶿等7個鄉鎮建起了132套廉租房,目前已安置困難搬遷羣眾8户13人。

  “羣眾搬遷到哪裏,社會保障就延伸到哪裏”,教育醫療、創業就業、社區管理、公共文化等各方面的後續服務工作也在不斷完善。

  在昔日“資源相對匱乏,經濟總體偏落後,生活越過越窮,沒有奔頭”的景寧澄照鄉,聯排農居如今已在澄照創業園拔地而起,一排排標準廠房鱗次櫛比,還有一大批正在建設或已經建成的公共服務機構,儼然一派“新城”之貌。

  最讓“新市民”姜青峯高興的是,孩子的教育問題得到了解決。近年來,景寧積極開拓教育城鄉一體化模式,投資2億元在澄照產業園建起了九年一貫制的澄照學校。

  去年,學校引入當地優質民辦教育資源啓文中學託管初中部,教育實力大增。“過去,澄照人拼盡全力把孩子往城裏的學校送。現在,縣城人開始把孩子往澄照送。”姜青峯高興地説,“現在城裏人都羨慕我們澄照人,因為澄照從農村變成了城市。”

  2020年是麗水與全省同步高水平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之年、收官之年,全市“大搬快聚富民安居”工程,正逐步走出一條嶄新的低收入農户脱貧致富的發展之路、農民蜕變市民的成長之路、城鄉資源統籌協調的探索之路。

  來源:麗水日報 記者 付名煜 王鳳鳳 通訊員 阮益榮 王漢

 

如遇侵權問題,請及時聯繫(電話:0578-2127345),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