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淘寶店鋪香港集運不能下單 教育 論壇 專題 健康 旅遊 麗水視界 《麗水日報》 《處州晚報》
◎ 當前位置: 首頁 >  淘寶店鋪香港集運不能下單中心 > 時政  正文

一輪產業變局|產業“造血”精準扶貧的麗水樣本

麗水網 - 來源: 麗水日報   發佈時間:2020-11-19 08:23
編輯:馬麗飛 | 責任編輯:葉捷

  十一月中旬,早上天剛微微發亮,縉雲縣東方鎮四方村的上千畝九頭芥基地裏,已隨處可見村民勞作的身影。他們中,絕大多數是年逾半百的留守老人。

  九頭芥加工成的“梅乾菜”,每公斤能賣14元,畝均產值超過7000元。供不應求的市場行情,極大激發了人們的種植熱情。熹微晨光中,老人們互相打着招呼,分享種植經驗,熱忱而爽朗。

  這樣繁忙充實的勞作景象,在麗水的綠水青山間比比皆是。

  曾經,在“九山半水半分田”的麗水,村莊分佈高、遠、偏;產業發展低、小、散;農民生活窮、苦、累。脱貧致富,既是人們對未來生活的美好描摹,也是對各級政府工作的考驗和挑戰,它涉及經濟結構如何調整、農業產業如何轉型、百姓生活如何獲得切實保障,等等。

  如今,麗水對“如何決勝全面小康”作出的強有力迴應已清晰可見——立足特有的山水生態優勢,麗水通過做精做深傳統特色種植、養殖產業,做強做優民宿、電商等新興產業,帶動越來越多昔日貧困的鄉鎮、村莊發展優勢產業,促使越來越多低收入農户走上了增收致富的康莊大道。

  以創新驅動的產業扶貧,已經成為麗水撬動脱貧攻堅命題的一個關鍵支點。

  優化產業佈局,轉變思維找出路

  一條219省道,串聯起東方鎮的四方村和岱石村,就像小小的縉雲燒餅串聯起上下游的產業。

  產業鏈上游,四方村人為燒餅產業提供美味可口的“梅乾菜”;而在產業鏈下游,岱石村人則鍛造了一支遍佈全國各地的“燒餅大軍”。當地百姓的生活,也因為燒餅產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走進岱石村,可見澄淨清澈的溪流、窗明几淨的安居房、寬闊平整的鄉村硬化路,處處皆是美麗鄉村的美好圖景。“從前的岱石村可不是這樣,那時村民過着窮日子,村容村貌‘髒亂差’。”岱石村黨支部書記樊海強説,得益於燒餅產業越做越強,如今大夥兒腰包鼓了,生活好了,村莊也越扮越靚了。

  事實上,岱石村人外出做燒餅的歷史已有十多年,但單打獨鬥的發展模式始終形不成規模。直到2014年,縉雲全面扶持燒餅產業發展後,來自岱石村的“燒餅創業者”激增,如今幾乎每家每户都有人從事燒餅行業。

  不僅是四方村、岱石村,縉雲越來越多的低收入農户、農民依靠燒餅產業實現了脱貧致富。如今,小小燒餅已經為縉雲百姓增收22億元。

  立足綠水青山,從傳統經典產業裏找路子,根據不同地區的產業特色體現差異化優勢,使特色產業在脱貧攻堅中發力更精準、措施更有力、成效更顯著,是麗水實施產業扶貧模式的指導思路。

  “因地制宜選產業”的成功案例不勝枚舉。在龍泉屏南鎮、松陽玉巖鎮、蓮都峯源鄉等高海拔偏遠山區,高山蔬菜產業發展得如火如荼;在青田的一些偏遠鄉鎮,“稻魚共生”是最獨特的致富經;在松陽、遂昌、景寧等地的山區茶園裏,茶葉變成了脱貧致富的“黃金葉”……2019年,全市菌、茶、果、蔬、藥、畜牧、油茶、筍竹和漁業九大主導產業的產值達122.3億元。

  不僅如此,農村電子商務、來料加工、農家樂民宿等致富“新三寶”的崛起壯大,同樣為山區差異化扶貧提供了嶄新經驗。去年,低收入羣眾的農產品通過農村電子商務平台銷往全國各地,全市零售額344.3億元;全市來料加工費24.32億元,帶動21.2萬人增收;3765家“麗水山居”農家樂民宿經營户(點)實現營業總收入37.6億元……

  “發展產業,是低收入羣體脱貧增收的基礎。”麗水市扶貧辦副主任沈元東告訴記者,十多年來,多點開花的產業扶貧模式、因地制宜的產業結構調整,讓麗水邁入全面小康社會的夢想逐漸照亮現實。

  政策資金下沉,真金白銀惠農户

  有了多樣化的產業扶貧模式還不夠。事實上,相對貧困羣體由於缺少技術指導、資金扶持,依然無力推開近在眼前的致富之門。

  “有形之手”為此再度發力,通過政策資金下沉,不斷激發貧困羣眾內生髮展動力。

  縉雲縣新建鎮張公橋村的陶美芬屬於“低邊户”。早些年,因丈夫患病,50歲的她只能一邊照顧丈夫,一邊打零工謀生,年收入不足萬元。2014年,在政府組織下,她報名參加了免費的燒餅師傅技能培訓班,並在2年後,帶着從銀行貸得的5萬元“燒餅創業貸”在烏鎮開出燒餅店,年收入七八萬元。

  像陶美芬一樣完成培訓、獲得證書的縉雲燒餅師傅,如今已有1萬多人。缺少創業資金的他們還獲得了政府的創業補助,僅門店補貼和貼息補助就達768萬元。

  “縉雲燒餅”現象只是麗水因地制宜、精準施策助力扶貧產業發展的一個縮影。

  從貧困羣體的需求出發去構建、完善產業體系,表面看是“有形之手”的加入彌補了“無形之手”的調控盲區,但背後的產業運作邏輯,截然不同。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麗水發揮區域特色,組織實施“一畝山萬元錢”“千斤糧萬元錢”“新三寶萬元錢”等“八個萬元”富民增收行動計劃。

  垵口鄉是遂昌的偏遠鄉鎮之一,產業單一,村民只能靠種植農作物獲得微薄收入。2015年,得益於“十箱蜂萬元錢”精準扶貧計劃,80後的周火根擁有了第一批蜂源,5年後,發展到一百多個蜂箱,年增收超過10萬元。

  每個“萬元”項目,都配套相應的科技服務和政策扶持,引領農民創業增收。數據顯示,僅“十箱蜂萬元錢”一個項目,3年來累計惠及低收入農户1900餘户,增收3500萬元。

  不僅如此,麗水還在金融創新過程中,通過增進信息對稱、抵押擔保,激活普惠金融的造血功能,使貧困羣體獲得創業致富的“第一桶金”,從而徹底改變生活軌跡。

  強化產銷對接,利益共享穩人心

  如同燒餅產業擁有運籌帷幄的“燒餅辦”讓勇闖市場的低收入人羣有了堅實的靠山,對於從事“梅乾菜”加工的低收入農户劉志欽來説,四方村的農業專業合作社就是他創業後顧無憂的“大後方”。

  豐產不豐收,曾是最令農民煩心的事。近年來,隨着麗水一大批農業專業合作社茁壯成長,“合作社+農户”的農業發展模式漸成常態,農產品銷售難題也因此迎刃而解。

  “加入了合作社,全程有技術指導,保底價收購穩賺不賠。”劉志欽高興地告訴記者,2014年,他加入村裏的嶽標蔬菜合作社種植九頭芥、製作“梅乾菜”,年均增收超過7000元。

  在麗水,像嶽標蔬菜專業合作社這樣的組織有三千多家,他們發揮市場優勢,引導低收入羣眾選擇適銷對路的產品,讓昔日獨自作戰的“單兵”實現抱團發展。

  除了“合作社+農户”,麗水還創新推廣“農業企業+農户”“集體經濟+農户”等模式,實現產業與貧困户的利益聯結,推動對貧困羣眾的“滴灌式”幫扶。

  為促進穩定脱貧,各方紛紛發力。2014年,來自雲和的85後新農人張建芬抓住“生態農業”商機,回到地處偏遠的家鄉葉垟村,在荒山上建起高山蔬菜種植示範基地,併成立了鶴頂農業科技開發有限公司,構建起“龍頭企業+農户種植”的產業模式。5年來,她帶領身處大山的低收入羣眾,共同創下了年產值逾900萬元的業績。

  像張建芬這樣的“麗水新農人”,正浩浩蕩蕩進軍大山,在重重山谷間佈下一個個“農業基地”“農業企業”。不同於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祖輩,講技術、懂市場的他們正逐漸成長為產業帶頭人,通過“貧困户跟着主體走,主體跟着產業走,產業跟着市場走”,持續帶動農業增效、低收入羣體增收。

  在此基礎上,以深化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麗水山耕”、龍泉農產品“供銷e城”、景寧“高山600”等區域平台也顯現出了強大的產銷對接能力,它們配套提供農產品檢測、冷鏈配送、電子商務等服務,在農產品銷售、產業轉型等多方面展開了持續不斷的探索實踐。

  事實上,產業扶貧並不簡單屬於“頂層設計”。藍圖之中,個體、羣體、社會組織與政府部門間的深度參與、緊密配合,共同煉就了脱貧攻堅的“麗水方案”與“麗水智慧”。

  來源:麗水日報 記者 劉淑芳 劉斌 通訊員 張靚 丁博傑

 

如遇侵權問題,請及時聯繫(電話:0578-2127345),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

分享至: